全剧终

WHO ARE YOU

不浪漫乡村爱情故事 08~10

/修楼梯全员,另有其他小哥哥串场
/cp:允鑫 王位 鸡all(???)
/不上升真人么么哒
/是个超——级小短篇,不知道会不会更完:P
/预警:全程设定乡土气息,不适宜者慎入














08

久而久之,王英俊那点心思不论在镇里乡下,已经成了大家心照不宣的事。

有的人表示理解,大多数人还是保持着不大认可的观念。王英俊照样每天来去如风,潇洒得就差改名叫王潇洒了。

不论外界如何瞎扯多嘴,他还是照旧。

得知魏大哥每天换班紧,没有时间上馆子吃晚饭,他就变着花样从邻居大哥养鸡家搜刮饭菜给人用保温壶装了送过去。

有时候是西芹炒鸡蛋,有时候是小鸡炖蘑菇,每天花样还总都不一样。

起初魏大哥也觉得很奇怪。

废话,你说莫名其妙来了个天天给你送饭的大男人,你奇怪是不奇怪?

不过久而久之,王英俊始终如一的送饭工程最终还是松动了了魏大哥的金口。

其实过程堪称非常之坎坷曲折,不过在此暂且不提。

总之二人开始渐渐交谈起来,魏大哥发现王英俊也并不像最初自己认为的那样冷峻,反而是个挺逗的人。

他们不知不觉地好上以后,王英俊总是问他:

“巡,你因为啥看上我?”

魏大哥总是温柔地翻个白眼:

“因为我喜欢你家养的狗。”

王英俊默……

这一天,在一如既往地受到魏大哥的言语家暴以后,王英俊一边开车,一边思忖着带他的巡去哪搓一顿,好的。

突然看到了马路牙子边上的大排档,五花肉被按在铁板上烤得滋滋作响的声音传到王英俊的耳朵里。

不行,我的巡必须山珍海味地供着。

这么想着,咬牙吞下腹中咕咕的交响乐队,突突突地就要略过那一丛丛支着蓝色帐篷伞的摊位。

坐在后头一直静悄悄的魏大哥突然发话了:

“英俊,你想不想吃——”

“想。”

“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魏大哥无奈,都要给他气笑了。

“你爱吃啥,我吃啥,走。”


09

十几盘花色各异的菜式上桌之后,魏大哥看了看把菜单横着当报纸看,还没完没了地跟服务生指点江山的王英俊,默默地戳了他一把:

“够了,吃不完的。”

“没啥,吃不完给你包回去。”

魏大哥微笑着摇摇头,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王英俊就吃死了他这一套,咳咳一声去帐篷里头付账。

眼瞅着他转移了阵地,魏大哥瞄了瞄地上的一筐青岛,默默地伸出了手……

默默地拎出一瓶子……

默默地拿过一只杯子……

默默地夸擦一声撬开瓶盖……

默默地满上面前的大口杯……

默默地端起来准备放到唇边……

结果被一个光速冲来的人影劈手夺下。

王英俊仰头,一口闷了两指长玻璃杯里的啤酒。

魏大哥看着他,眼里是怨的……

“哈——不知道咋的突然很渴。”

王英俊边说边笑,说得恰有其事一般。

他伸手随意往桌上一挥,本来被魏大哥心思缜密地藏在胳膊肘旁边的酒瓶子没了,王英俊一俯一仰之间,那大半瓶冒着白汽的饮料又见了底。

“喝酒和喝汽水一样。”

王英俊一屁股坐下,什么也不说只是笑,看着魏大哥笑。手里的动作倒是一点也不受影响,利索地取过两根竹签,筷子一夹把上头的肉粒拨拉下来,一颗颗都落到了魏大哥跟前的碟子里。

“多吃点肉。”王英俊眼也不眨地看着魏大哥,对方却莫名觉得温柔,“我每天看你,心里都寻思着怎么又瘦了。”

魏大哥鼻酸,还是浅笑,玩笑一样地说:

“胖了,估计第一次见面就被你打得认不出模样了。”

王英俊尴尬地摸摸鼻子,转而心虚地四处看。

看着看着……好像还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巡,你看——”

“又想转移我注意力,你这手段也太……”

魏大哥笑着边说边转过头去,声音不觉也渐小。

“那个脸红成猴屁股的,是不是咱家大壮……?”

半晌,他才不确定地对着目瞪口呆的王英俊问到。


10

车,很快骑到了镇上的集中片区。王大壮找个地方把车停了,让小少爷下来屈尊跟着他走一段因为人多不好开的路子。

小少爷好像真的没有少爷脾气似的,依言跨下了车。

王大壮看着他把头盔下的绑带解开也不解,生拔下来,下巴红了一块,心里笑得不可自拔,表面上还是一副东道主的严肃相。

见他在村上算是非常有型的刘海儿被弄得七翘八歪,才忍不住,上前伸手抚弄了两把。

结果小少爷身子一闪,眼中闪过一丝尴尬。

王大壮当然也手足无措了,干脆把脸一拉,往前走去。

“跟上一点,别走丢了。”

“喔。”

小少爷答应着,倒是乖巧地跟了上来。

走了一段拥挤的小路,王大壮得时刻注意跟在后面的人有没有被人群挤散,否则出了事,这个大责任可是把鸡哥家的鸡全卖了他也担不起。

突然地,小少爷被一群莽冲莽撞的生意人给挤到了马路边上,王大壮一转头,刚好看见一辆车速不急也不缓的开大卡车当面驶来。

在王大壮眼里,那就是一支飞速上天,随时有可能把小少爷的金子命断送的火箭炮啊。

慌神之间,他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搂过小少爷的腰,像夹麻袋一样把人夹到了马路另一头。

回过身去和吓得刹车不迭的司机摸摸头连声说上一串抱歉,是让人不忍责骂的少年模样。

转身,却见小少爷愣愣地看着他还横在人家小腰上的手。

王大壮心里一弹,表面上哈哈了事,手赶紧松开,像撂倒了烧红的铁块上一样:

“要不就下这顿馆子怎么样?”

看也没细看,先人一步进了店,就着眼前那家,脑子一翁也忘了小少爷兴许是吃山珍海味,鲍鱼琼浆长大的。

杨小花还沉浸在被“夹带”的懵中,眼前人却刷地进了他一辈子见了很多次,却一直不被允许进入的“低级餐饮场所”。心里有点小火,却也无可奈何只得跟进。

王大壮巡了一个靠外头的位子坐下,待那小少爷也不情不愿地跟进来后,把菜单往他面前一推。

对方自然地接过,看了看,似乎无从下手。抬起头来,圆眼瞪着王大壮摇了摇头。王大壮会意,接过来,叫上服务生小妹,娴熟地报了一串菜名。

最后转过头来问杨小花:“泥,喝白的还是啤的?”

他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客气的样子也让人觉得暖洋洋的,眼梢都带着笑意,和服务生点完菜后看着杨小花的眸子里,眼尾,唇角,都是笑。

杨小花脑子也不由得翁了,如实吐出一句:

“我喝红的。”

王大壮:“……”

服务生小妹:“……”

最后还是端上来一扎啤的,王大壮小啜一口,放下,跟着小啜一口,没完没了,像是不被允许反而喜欢得不得了偷喝酒的少年。

杨小花看着他的面不改色,脸上却飘起红霞的样子,渐渐感到不妙,筷子在盘中拨拉了一圈,夹起一把烤韭菜丢到他碗里:

“吃。”

王大壮看韭菜一眼,又看他一眼,傻笑,笑得见了尖尖牙齿,闷声把菜吃了,迅雷不及掩耳地喝一口,打个酒嗝,又是傻笑。

杨小花瞅他一眼,既拿他没办法又觉得那副傻呵呵乐着的模样好笑到有点可爱,把他面前还竖着的两瓶酒划拉到自己桌角。

“别喝了,再喝我回不去了。”

“怎么回不去?”

“你这样怎么骑车?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我……”

“急啥,我王大壮,就是抗,也给你扛回去。”

王大壮拍拍胸脯,呵出一口大气,人已经不清醒了。

“信你就有鬼了。”

杨小花没说话,看着那黄澄澄的液体被绿森森的玻璃映得发亮,心里想着这东西有那么厉害吗,把一还算明白的人整成这样……心一动摇,夺过王大壮悄悄摸摸快要送到嘴边的被子喝了一口。

其实他本来只是想抿一小口的,可那酒精一入口就给他苦呛着了,硬是呛了小半杯进去,剩下的撒在了他白白净净的衬衫领子上。

王大壮在对面看着了,哈哈哈哈哈地笑。杨小花对着脸扇风不断,结结巴巴地说:

“笑,笑什么笑?”

说完还不服气,端起来又是一口。这回他忍住了,没吐出来,硬着头皮咽了下去。

完事了还得意洋洋地瞟了王大壮一眼,对方很配合地跳起来站到椅子上鼓掌……

“好!得劲!我敬你一杯!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个屁。”

杨小花嘴上骂着,心里却笑了,脑子也渐渐热起来。

俩人就这么一个表演,一个捧,到了后边,酒喝空了,就对坐着,隔着一桌子热气腾腾的菜,比赛傻笑。

“诶,你跑出来干啥?”王大壮脸上两坨红,醺得眼睛都眯成了两条弯弯的缝。

“我爷爷给我赶出来了。”杨小花脸更红。

“为啥。”

“我不肯去念大学。”

“你似不似洒?”王大壮呵呵笑。

“你才傻。”杨小花瞪他一眼,低头,也笑。

“说人傻的,自己一般都是大傻子,以后就叫你大傻子。”

“行,那你就是我的小傻子。”

“……”

两人就是这么斗来斗去,最后都不知道这么搞的,两摊烂泥一样相互搀扶着走了出去。

杨小花揽着王大壮的腰,王大壮勾着杨小花的肩。两人的视线偶尔相撞,然后,朝对方喷一口酒气,嘿嘿嘿一阵笑,又接着走。

走了半天,才发现——

停马路牙子上的小电驴不见了。

抬头,只剩各色旅店的招牌在夜色的弥漫下,闪闪发光。















——
孤男寡男,酒后……什么呢(。)

不浪漫乡村爱情故事 04~07

/修楼梯全员,另有其他小哥哥串场
/cp:允鑫 王位 鸡all(???)
/不上升真人么么哒
/是个超——级小短篇,不知道会不会更完:P
/预警:全程设定乡土气息,不适宜者慎入




 












04

最初王大壮把小少爷带回家时,只向家里的阿姨说是镇上来的朋友。热情好客的阿姨也爽快地邀请人住下来,说是住个十天半个月的也没关系。

王家的宅子在村里算是气派的存在,光后院就有三五个,更别说用来留客的客房了。根本不至于让一个“镇上来的”小男生看不上眼的。

可这人最后还是端着一副见人就乖巧笑笑的脸,住进了王大壮的屋子里……

“那么多屋你看不上,为啥偏偏住我屋?”

说不上纳闷,只是好奇。领着小少爷看房子的时候,人面上显得可满意了,这摸摸那瞅瞅的,一点所谓架子也没有。可逛到了最后一间时,他突然把头往身后一转,眼睛直直对上来不及止步而靠得很近的王大壮,唇红齿白,笑着说上一句:

“虽说有点不好意思,我想和你住,可以吧?”

你是市长孙子,你说可以我敢说一句不是?

王大壮强行忽视了对方一笑他就心动摇的问题,只把责任全推给无辜的市长老先生。

这会儿人正忙着把里外衣服收拾出来,四下看了一圈,好像没找到可以妥善存放的地方,又一件一件放了回去。

王大壮走到摆在床边的衣柜前,大方利落地把衣柜子开了,示意对方可以放那里头。

“我习惯了,睡的时候有人跟在旁边。”

小少爷并不似人家说的那么娇气,规规矩矩地把衣服收拾整理好了,往王大壮给他腾出来的一只抽屉里摆放整齐后,抹一把额上的细汗,这才找了个椅子坐下来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攀谈。

“长这么大了还不会一个人睡?”

王大壮忍不住笑了,他们村的小孩哪个不是五岁就能跑到山上去抓鬼。

对方听了也不恼,只是伸手拉了拉领口的头颗扣子,右手放在颊边不停地扇动着。

王大壮看了,这才发觉自己只顾自己摇扇子去了,瞧着小少爷含蓄的动作又觉得口舌也跟着发燥,脑门冲上一股热流,手里握的蒲扇一转向,对着兀自讲话的杨小花打了几打。

“不用不用,”对方微微睁大了本来就溜圆标志的眼睛,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别开了脸,“我不怕热,你扇你的就是了。”

“我屋的电风扇坏了,赶明儿就能找人来修。”

王大壮嗫嚅了一句,被对方婉拒后,自己独享清凉好像也有点过不去了,干脆把扇子往床头一扔,两人对坐在并不十分宽敞的私房里,默默地流着细汗。

“其实我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睡在七八个保安的注视下。”

小少爷说这话时,眼神一直亮晶晶的,偶尔落在王大壮闷得发红的脸上。

“一开始很抵触,到后来慢慢接受,再到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就无法入眠。”

“喔,原来是这样。”

不知怎的,听人语气里总觉得有些落寞。为了使他开心些,王大壮又展开月牙眼,人见人爱的笑脸来:

“放心,我给你保镖,可没人敢动你!”

杨小花笑笑不说话,嘴上切了一声,眼角却满含笑意。

05

时间一晃就到了傍晚,看着天色一点一点黑下去,王大壮便邀了杨小花下楼去大堂吃晚饭。

没想到他家阿姨一个劲儿地使着他领人家出去镇里吃顿好的,一看就是忙着搓麻将忘了做饭……

没办法,王大壮向对面卖白糖的小陈借了他爹的一台小电驴,长腿一跨就上了车。

转身对着站在原地犹犹豫豫的杨小花点了点头,“上来吧,带你去镇上转转。”

然后就把头转了回去,几秒钟后感受到后座一沉。王大壮把放在车筐里的安全头盔往后一递,脚下一踩手里一旋,小电驴就突突突地跑起路来。

风从耳边呼啦啦地挂过,从村里骑到镇上最少要二十来分钟。王大壮想把速度放快点,还要担心身后坐着的人不习惯,只因那人半天没说过一句话了。

“你第一次坐电动车?”

“是……啊……”

小少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僵硬,王大壮在心里叹了口气,把脑子里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怕摔下去的话,可以搂着我的腰。”

对方没吱声,过了半晌,王大壮才感觉两侧的衣物被人牢牢捉住。

这个小少爷……

车程驶去了一半,二人没怎么说话,王大壮反而舒了一口气,专心把心思附在“骑驴”上。

开到乡间最后一段宽敞的大路时,渐渐熟悉搭电动车感觉的小少爷突然站了起来,双手展开在王大壮身后两侧挥舞着,口中大喊:

“yes我自由啦!”

王大壮刚想着急忙慌地跟人说这样危险赶快坐下,想象着着小少爷那得意的神情,却又起了坏心思。

他嘴角一勾,突然地往内拧动控制器。小电驴像受了刺激一样咻地加速往前冲去。

“我的妈呀!!!”

随着这一声惊叫过去,王大壮感觉原来那双攒在自己后腰的双手又乖乖地回到了原位,后背上还有沉甸甸的感觉,杨小花是整个人被甩到了自己身上。

“王大壮你干什么呀!吓死我了,呼——”

兀地,王大壮感觉心里生出一丝甜来,感觉——像是小时候偷吃的那块麦芽糖。

06

王英俊把他老弟往村口一丢,便专心往镇上奔去。一路上总是焦急地看几眼手表,好几次差点撞上路边的水果摊子。

好不容易到了魏大哥打工的琴房门口,果不其然,人已经早早等在那里了。

他身后背着一架吉他,安静地伫立在那儿。身边的人来人往,在王英俊眼中都成了漫天浮云,只有中间那一个人,是静好的岁月,是天上最亮的那颗星。

紧接着他就被自己突如其来的矫情给恶心地干呕了一下,赶紧找路边一地儿把车安置好了,屁颠颠儿地跑上前去,搓着手对发觉动静以后看向他的魏大哥说上一声:

“今天去送四弟来晚了,对不住啊巡……”

魏大哥听了摆摆手,放下时顺便拨弄几下搭在眼角的碎发,二话没说往王英俊的坐骑走去。

王英俊尴尬地收回什么牵牵小手亲亲小嘴的念头,干咳几声翻身上马,潇洒的姿态不能输。

身后那玩意儿硌得人生疼,一点也不比魏大哥贴上来的舒服。王英俊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小心翼翼地询问:

“巡啊,吉他不能搁后头放着吗?”

魏大哥态度坚决,隔着一个琴头,传来的声音都是温中带凉:

“放后面容易掉,摔了你也不能摔了它。”

自讨一个没趣,王英俊乖乖闭嘴。

可闭了还没吃两口大米饭的时间呢,突然又想起来不得不问的事情。

“今天去哪家吧?”

“今天……”

魏大哥的声音里带着水雾气,朦朦胧胧中,叫人实在是摸不清楚。

“哪都不去了,就想和你一起吃顿饭。”

话音落下,那人的头就悄咪咪地靠了上来。

王英俊一脚刹车,差点没栽到李大娘家送来赶集的面粉堆里去……

07

王英俊家里是做水产发家的,近些年来小龙虾在市场上十分走俏,靠海吃海的王家又凭着这一优势迅速捞了一把海水钱。王英俊的生活条件自然也比同村的那些黑不溜秋的男孩子要优越些。

可他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享受,不爱吃大鱼大肉嫌肥腻,不爱花大手大脚,不是心疼,而是觉得无处挥霍。

他的爱好,除了看隔壁王大壮跳跳舞,听几里外的养鸡的鸡哥玩玩稀奇乐器,就只有去镇上的布鲁酒吧,坐下,热热闹闹或是酣畅淋漓地唱一支歌,也偶尔是两,三支。

当然,没人知道他去布鲁是喜爱唱歌,还是喜爱同在那里唱歌的人。

头一次听说镇里头有个音乐老师,还是和村尾的老赵一起开摩托出去兜风时,对方嘴闲说了一句:

“诶英俊你知道吗,我有个朋友在这里,教音乐的。”

“噢?这有什么可教的,谁不知道扯开嗓子唱就是了。”

当时的王英俊只是撇着嘴一笑,压根没放心上。也不论老赵怎么跟他耳边叨逼:

“我说真的,成天在琴房里领着人咪咪咪嘛嘛嘛的,可起范儿了……”

喷人一脸尾气,哗哗绝尘而去,不带一点留恋。

后来某一天晚上,他上布鲁寻乐子。原本周六每每是他王英俊的场子,那一日领班的小美女突然拦在他跟前,涂得花里花俏的小脸上写满了无奈和尴尬,操着一口不纯正的当地话,冲他说:

“王先生,您回去吧,今天有人带人来霸场了。”

王英俊笑笑,心里满是不屑。还带人?

“什么人?领进去我看看。”

“您可别和人打起来了,要吃亏的。”

小美女平时和王英俊的关系挺好,因为他曾经出手修理过她那成天混吃等死的流氓男朋友,小美女对他的恩情始终念念不忘。念着念着就念出了一些别的东西,王英俊心知肚明,但不说破。

“打啥打,文明社会,别老打打杀杀的。”

他把虚披在身后的皮衣外套一把撸下,随意往小美女怀里一丢,带着一声轻讽的嗤笑走进了一片暧昧的昏暗中。

一面台,由几支简易的支架搭起来。舞台是晦明不定的,色彩斑斓灯光也是晦明不定的,唯独一个身影是堂亮的,而且仿佛照亮了王英俊布满阴霾的双目。

那时的魏大哥留着一个大背头,邦儿白的脑门大大方方地露出来,一对眉眼像是会画画的神仙赏赐的,眼神,更是一下就刺穿了来者的心思。

他嘴里唱的是王英俊听不懂的洋文,眼里却流淌着令人感到陈静舒服的柔情。

只消一眼,王英俊就对这人打定了主意。

换了别人,他早就蹦哒上台砸场子,夺人的麦克来直接两句纯正的“摇滚”,把场子转回自己头上来。

面对这人,不行,他怂了,认栽也快活。

只想用目光将他牢牢锁住,满心期待着,两双眼睛的偶尔相会。

有时候看着看着,他的眼神会不由自主地跑到那人微张的唇上,脑海里往往嗡地乱作一团,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
写幸运和王位完全是两种freestyle,感觉要精分233
本来想跟风来个甜蜜暴击×的,想想还是算了,我就是我,两块五毛钱一把的烟火(。)
最后,感谢你们的喜欢和支持,比心

不浪漫乡村爱情故事 01~03

/修楼梯全员,另有其他小哥哥串场
/cp:允鑫 王位 鸡all(???)
/不上升真人么么哒
/是个超——级小短篇,不知道会不会更完:P
/预警:全程设定乡土气息,不适宜者慎入















01

从前有座山。

山上有座村。

村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

呸,我们要讲的不是这个故事。

山上有个村,叫快男村。

村里住着一群快乐的男生,所以这个村子的名字才那么奇怪。

其中最傻——最快乐的,恐怕还要属三大队的那五个男生……


02

“王大壮!你给我出来!”

站在王家大门口,气得眼睛瞪溜圆的少年扯着嗓子大吼着,双手啪啪往门板上拍,原本结实的木门都被他折腾得浑身发颤。

路过的李大爷走进了瞧,敲门的少年立刻露出一脸甜笑,面相腼腆地喊上一句:“大爷早”,笑嘻嘻地目送大爷点点头离去,转过头又是一阵猛击。

杨小花对着这扇无情无义的大门抡了半天也没出结果,急得血直往脑袋上冲,汗珠子把额前的碎发搅得湿漉漉的,站在大太阳底下嚷了半天几近昏厥。

可他要找的人还不肯出来。

“好,你不来是吧?我走!”

撂下这句狠话,纵使心里正痒痒着,好像非得见他一眼不可,杨小花也没这个面子继续待着了,气哼哼地抬起腿,又心疼那是王大壮家的门槛没舍得踹下去,脚下白踢起一地灰尘,吹胡子瞪眼地走了。

刚从北边集市回来的邻村小贾抱着一只老母鸡迎面走来,看到不同寻常,怒气冲冲地往北奔的杨小花,没敢打招呼。又走了几里,经过王家村的王大壮家时,瞅见门口蹲着一人,赶紧把鸡往路边树上一绑,跑上前去询问。

“大壮!”

“老乡!”

一通招呼之后,两人寒暄起来。

蹲在墙根上的王大壮嘴里叼着一根草叶子,一晃一晃,蔫了吧唧的看着就没精神。平时总闪着光的双眼在毒辣的阳光下微微眯起,和小贾说着话也总朝北边张望着。

“你咋啦?”

小贾抹了把额上的汗,心里惦记着树下那只心一狠也没舍得卖出去的老母鸡,就懒得和他打囫囵了,直耿耿地问道。

“什么咋,没咋!”

王大壮拨弄拨弄前刘海儿,眼神还是飘飘忽忽的,人也没了平时那股见谁笑嘻嘻的劲。

“那小杨咋了,你俩怎么不腻在一起了?”

“腻什么腻?又不是……走走走,不唠了,回家吃饭去。”

没想到王大壮瞬间不耐心了,潦潦草草把小贾推出几步路去,自己关门进了房,二话没再说。

奇怪。小贾摸不着头脑,只好回到树下抱了鸡,和灼灼烈日塞着跑回了家去。

待人一走,门墙内窜出一个高瘦的身影。

王大壮手里捏着一枚闪闪发光的玩意儿,眼神飘飘忽忽的,突然坚定在了方才来人离去的地方。

他握着东西的拳头越攥越紧,紧得掌心生疼。


03

一年以前,有件事体轰动了大半个快男村。

那就是他们人人敬仰心杨市长的孙子,在城市里土生土长的娃娃,据说要被“下放”到他们这个小村子里来了。

二队的小贾跑来问正练着怪里怪气的跳跳唱唱的王大壮去不去看热闹,王大壮汗流满面地说了一句无聊不去,把人打发走了。

一队的提提仙气飘飘地路过门口,顺嘴一句“去不去看市长家少爷出洋相”,气喘吁吁的王大壮心旌动摇了一下,还是不肯去。

直到王家村隔壁户的王英俊骑着那辆小电驴突突突地路过门口,还没等开口问呢,门一开,一个猴精似的身影咻地窜出来,王大壮已经笑呵呵地落座在了王英俊身后。

王英俊:“老弟,谁说要载你了,我去接你大哥的!”

王大壮:“老哥,村口有热闹看不看啊?”

王英俊:“什么?那必须得……”

王大壮笑得虎牙都藏不住了,就想开他玩笑:“喔,大哥这时候正是放课了,可惜可惜。”

王英俊:“得,我顺路稍你去算了。”

王大壮:“诶!好嘞!”

小电驴绝尘而去,载着王大壮满心的乐子和王英俊悲壮的神情。

到了村口,王大壮一跳下车就惊叹不已——在快男村待了十七年,少见这种大动静。有天天碰面的熟面孔,更多的是隔壁村,甚至是镇子上的头脸人物。两边无序地挤着,中间更是人多得只能看见头。

王英俊把人卸下,鸣了好几下喇叭才勉强从人堆里开出去。

王大壮凭着身材优势,视野开阔,一路又是打哈哈说麻烦让一让让一让,一副好看的笑脸让人起不了骂骂咧咧的心思,就这么顺畅地挤到了前头。

正巧,在他拨开重云方见山的同时,撞上了杨市长家的小少爷从一辆雪白的小轿车上下来的场面。

那种高级小轿车,王大壮长了这么大个子孩还只见过俩回。

一次是远在重洋的父母回来给爷爷祝寿,他痴痴地盯着车子犹豫许久还是没吱声。还有一次是邻居的海龟鸡哥光荣归来,很是风光。但后来那辆车就没见过了,是被鸡哥开出去换了一座经营妥善的养殖场……

所以这一次见到,对于他来说仍然是新鲜的。

不过,车上下来的人,更令他感到新鲜。

先是一双白花花的腿子从后座伸出来,一蹦就落到了地上。下来的人穿着王大壮在最好的海淘市场上也没见过的服饰,脸上戴一副乌漆墨黑的遮阳镜,连额前的头发丝儿都带着卷。王大壮从来没见过这么白的男生——除了镇上的魏大哥,但是王英俊看上的人他可一眼都不敢多瞅。

这小少爷面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伸出一只手来挡着太阳。一层阴影落在他的面上,显得神秘。

大家看着热闹,他挡着太阳,双方僵持着站了一会儿,就见车子上下来一个穿制服带墨镜的男子,附到小少爷耳边说了两句话,小少爷依然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两三步走到车尾,闷声不响地开了车盖,取出一只半人高的皮箱,又闷声不响地把车盖盖回去。

接着目送着那霸气的小汽车缓缓驶离。

什么啊?这就驶离了?市长呢?

原本指望着一窝蜂充上前反应反应自家水电啊,粮食啊,煤气沼气等等问题的四大姑八大姨看着孤零零站在原地的小少爷,顿时没趣地一哄而散。原本还想继续看看城里人的几个小哥们,瞧着对方只知道像个闷葫芦一样站着,也都渐渐离开了。

王大壮一直看着人的脸发呆,自己察觉过来时,发现周围原本挤挤攘攘的人群居然散得一个都不剩了。

再一回神,发现那还傻站着不动的小少爷面朝着自己,嘴唇颤动着,好像想说点什么。

平时王大壮见人就招呼,嘴巴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实际上他也不是个可劲儿和人熟的人,反而是熟悉了才放肆,更何况也担心把城里来的孩子惹毛了,回头被村长收拾。也就低下头来准备赶紧撤。

可心里老是毛毛躁躁的,又想走,又想多看那人一眼……

结果人好像知道了他的想法,施施然就走上前来了。王大壮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赶快把双手背到身后。

小少爷身高也不输他,只消几步走到了他面前,开口就是一声脆脆的:

“你好,我叫杨……小花,请多指教。”

杨……杨什么?

王大壮心里一紧张,手倒是伸出去讲人紧紧握住,心里干脆乱麻一团,啥也没听清楚。

“呃,泥,泥好。我叫王大壮村里人都叫我壮壮,这个……”

杨小花嘴角一翘,在王大壮还瞪着眼睛心猿意马的时候,突然伸手把盖住半张脸的墨镜取了下来。

这人——真好看。

王大壮微微张着嘴,看着杨小花的脸突然就出了神,整个人都要被那双眼睛吸进去似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那什么,其实我是想问你——”

问啥问,长这么标志光看你脸去了。如果眼神能说话王大壮的早就把这句话冲小少爷耳边喊出来了。

“泥问。”

“我初来乍到,可以不可以,先入住你家?”